老婆杂交史

一)新婚不久后,有次适巧经过小采家, 我想顺道进去拜访一下她和她的花心老公施颜生。 小采依旧美丽动人,她老公则是雄壮粗黑的流氓体格, 他看到我老婆穿着短裙臀缐更加性感撩人, 马上说: 「嗨!小老婆, 好久不见结婚后更性感了, 是不是你老公时常给你爱情的滋润」老婆向他交换个暧昧的眼神说道: 「哪有什么滋润, 你别乱说颜生哥!」接着颜生似看到老情人似的走向她身旁, 用手轻搂她的纤腰然后在她的美臀上爱抚一把, 说道: 「你的臀部更翘了身材更性感哦!」我看见他对老婆的轻薄, 火冒三丈下体却罪恶地勃起, 接着道: 「颜生, 听惠蓉说婚前认识你们特地来拜访。 」他放开毛手, 走向我身旁说: 「你老婆婚前的事我最清楚, 连她的三围是多少、水鸡毛有几根我都知道。 哈」老婆示意颜生别说,我却想解开她婚前的神秘面纱, 小采在颜生暗示下 就帮忙支开惠蓉: 「惠蓉, 结婚滋味如何我们到面去聊。 」客厅只剩我和颜生, 我大胆的问: 「听惠蓉说, 你们在婚前有在玩杂交的性爱游戏是不是」他心虚地说: 「没有啦 只有小采寂寞时我会带两三个流氓来轮流干她, 你老婆只有看过我们杂交的照片而已她没有和我们杂交啦!」为突破他的心防, 我说: 「我们都是男人看到幼齿的,谁不会流口水何况, 我老婆长得胸部丰满细细的腰和高翘的臀部, 我不信你们几个猪哥不想干她水鸡、摸爽她的奶子。 」颜生说: 「你的怀疑完全正确。 我问你,她在做爱时是不是很会迎凑鸡巴,扭腰摆臀, 干完还想再干一次」我说: 「她的做爱技巧高超 性慾很强 是不是在婚前就被你们几个流氓轮奸过」颜生才喝酒壮胆说道: 「告诉你也没关系, 反正婚前相干也不算通奸谁叫她长得欠干的样子, 常往我们家跑分明就是少女发情思春,需要男人的大鸡巴来干破她的小水鸡。 」我说: 「你把实情告诉我吧,我不会生气的。 」在我的怂恿下, 颜生才大胆地说: 「你老婆明知道小采常常被我和流氓轮流干鸡迈, 还爱看我们男人的大鸡巴照片还有小采的水鸡被鸡巴塞爆的照片, 分明就像猪母发情需要猪哥来打种的欠干,又听小采说水鸡被大鸡巴干进去有多爽, 她的三角裤就湿了。 」我说: 「这都是你设计让她看那些淫秽照片的吧」颜生: 「说设计较难听, 只能说查脯猪哥查某欠人干。 你老婆我第一次看到就想干她了,刚好她也鸡迈欠人干, 我们几个精力旺盛的流氓当然很想骑上她,轮流干爽她欠干的鸡迈。 于是,有天晚上机会来了,我们几个就在床上好好疼惜她了, 哈」以下就是婚前某天夜晚,老婆失身的经过。 那天惠蓉只身去找小采,正好小采的月经来潮, 她照旧拿出性爱照片给老婆看。 老婆也看得脸红心跳,一步步走进这淫慾陷阱。 小采: 「这是颜生的棒棒, 是不是很粗很长」惠蓉: 「好可怕的棒棒, 比志仁还大一倍 小水鸡怎么塞得进去」小采: 「他的东西又粗又长, 每次都干得人家小穴又深又爽 你的小水鸡想不想被他的大肉棒塞满啊」惠蓉: 「讨厌, 人家已经和志仁订婚了不能背叛他。 」小采: 「志仁的东西不长吧, 有没有干进你面」惠蓉: 「刚才他一直摸我全身, 令人家有点想那个可惜还没插进去他就射了, 害人家全身发热呢!」小采: 「那你的水鸡现在一定思春欠男人干了 我的男人鸡巴特别粗长还有几个流氓家司头也很粗, 每次轮流干人家隔天我都爽得爬不起来。 你想不想被几个勐男轮流干爽你寂寞的小穴」惠蓉: 「他们的身材好壮, 那根东西好粗好长 人家的小穴怎么受得了」小采: 「放心, 女人阴道是很有弹性的被开苞有点痛,再来就会被男人干得越来越爽, 每个男人干法又不同特别是背着老公偷情更刺激。 」惠蓉: 「你曾背着颜生和流氓做爱」小采: 「有时候他朋友想来玩4p, 刚好老公不在我只好背着老公和男人上床, 而且偷情特别刺激呢!」惠蓉: 「这些照片的鸡巴都好长好粗, 看得人家小穴流汤了羞死人了。 」小采: 「还有更精采的a片v8给你, 保证你三角裤湿透。 」说着,她已开始播放杂交的影带给惠蓉看。 看着一个又一个身材魁武的勐男挺着大阳具让小采吸吮, 又吸舔她流出蜜汁的小穴然后再把大鸡巴狠狠塞爆小水鸡的画面, 也令她发情思春心想如果自己的小穴让大鸡巴塞满不知有多爽。 小采: 「这个男人叫昆博,和志仁同村, 鸡巴还入珠每次都刮得人家水鸡好爽。 这流氓叫进兴,常常强奸思春的少妇,勾引妇女和他偷情, 还干得人家怀孕呢也常常勾引我去开房间,坏死了!可是很刺激。 」惠蓉: 「羞死了,被色狼强奸怀孕, 人家才不要!为什么她们不去报警」小采: 「自然是因为他的东西够长, 在床上能把女人干得死去活来比老公干得还深还爽, 忍不着就想被他的大肉棒插爽小水鸡嘛!」惠蓉: 「我不信 被人强奸还会继续和他偷情。 」小采: 「你不信,等你被他们实际干进水鸡后, 就会相信我 以后还会常常背着老公和他们通奸呢!」惠蓉: 「乱说, 人家才不像你那么淫荡呢。 啊!他的腰力真好,那根东西好长, 每一下都干得好深哦!」小采: 「你的水鸡是不是欠男人干了这有假鸡巴先让你止痒吧!」说着她已把假阳具放在老婆的私处, 隔着三角裤爱抚阴道。 老婆因看得慾火焚身,水鸡也欠干淫痒,只好害羞地拿起假鸡巴爱抚私处。 小采也爱抚着老婆丰满的酥胸说: 「你的咪咪也不小, 颜生早就想摸爽你的奶子了三角裤真性感,还流出水鸡汤了, 要是让他们看到你的骚样大鸡巴一定马上硬起来。 现在水鸡是不是很痒,很想被男人的大肉棒插进去止痒啊」惠蓉只好害羞地转动着假阳具, 按摩欠干的水鸡止痒: 「你好坏知道了还说!」此时, 正好颜生见时机成熟老婆这只发情欠干的猪母, 已经鸡迈流汤欠干了正需要勇勐的猪哥来和她配种。 他直接破门而入,看到小采正隔着胸罩爱抚老婆的酥胸, 老婆隔着三角裤用假阳具按摩私处真是春光无限好, 裤裆内的东西马上硬起来。 老婆看到颜生只穿着短裤,露出他健壮黝黑的胸膛, 还有自己爱抚私处的丑态羞得无地自容,脸红心跳。 颜生: 「小美人,看到你的三角裤湿了, 我的懒教就硬起来用假的鸡巴不如用我真的大鸡巴来干你鸡迈更爽, 奶子要让男人来摸会更爽我会把你的奶子搓得爽歪歪, 今天让哥哥好好的把你弄得爽死。 」惠蓉急忙整理仪容, 羞着说: 「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害人家被你看到了, 羞死了颜生哥,你好坏。 」说着,颜生已走近她身旁, 从背后搂住她的细腰说: 「小美人, 你的水鸡是不是在流汤欠干了你老公不行就让哥哥的大鸡巴好好干爽你的欠人干的鸡迈吧!我的鸡巴你有看过照片, 比你老公的还粗长一定能干得你鸡迈又深又爽, 哈来哥哥今晚让你爽死。 」惠蓉轻轻挣扎说: 「你好坏,人家已经有老公了, 还勾引人家害人家好难为情哦,人家不能背叛老公啦」(二)话说老婆被颜生从背后搂住, 下体美臀已被颜生高凸的阳具来回磨蹭加上颜生雄伟粗黑的流氓身材, 娇躯被紧紧搂住令她脸红心跳着。 惠蓉: 「颜生哥,不要啦, 人家不能对不起老公啦!」颜生: 「别假了, 欠干的女人你是鸡迈欠干才来的, 是不是」惠蓉: 「人家只是想和小采学习做爱的技巧, 你放了我吧。 」颜生: 「那我就实际和你示范一次,保证你很会扭腰摆臀, 送往迎凑比妓女还淫荡欠干。 」由于老婆下体挣扎的扭动,也和颜生的下体更密切的磨弄, 令她下体有些湿润又不好意思明说。 惠蓉: 「你的下面凸凸的, 磨得人家好羞」颜生: 「你常看我的鸡巴照片, 不就是想被我大鸡巴干吗我会好好满足你的。 」说着颜生也扭动下体,让高翘勃起的阳具旋转地磨蹭老婆闪躲的丰臀, 毛手忍不住在她36d的胸罩上爱抚。 颜生: 「你的乳房真丰满, 三围是多少」惠蓉: 「人家三围是36、24、36啦!讨厌!」颜生: 「真是前凸后翘的骚货, 让志仁娶到真是浪费应该常来这让兄弟好好疼惜你的鸡迈。 」老婆对于小采出卖自己, 也发出求救哀求: 「小采, 救救我吧 我不能对不起志仁啦!」小采: 「抱歉, 刚好我的月事来了你就代我一天班,让颜生的鸡巴消消火吧!他们的东西都比志仁粗, 一定能干爽你的小穴的。 对不起,惠蓉!」老婆对于小采已不抱任何希望, 更何况自己刚才看了刺激的色情画面还有老公的挑逗, 都令她春情荡漾理智上想为老公守贞,情慾上却令她把持不住流氓的诱惑, 就像发情期的母猪需要颜生这只雄壮的猪哥来和她交配, 好干破她那欠大鸡巴干爽的鸡迈。 挣扎的手渐渐成为轻握,下体也配合着扭动磨弄他的大鸡巴。 惠蓉: 「你的手好坏, 摸得人家胸部好痒」颜生: 「我用手直接摸你的奶子就不痒了」说着他已撩起了老婆的性感胸罩, 露出她雪白丰满的乳峰看得颜生直流口水。 老婆第一次胸部给其他男人看到,羞得脸颊晕红, 颜生也在她耳际吹气。 「你的奶子真挺真丰满,真想每天搓爽你的奶子, 每天吸到你的乳汁好不好,小美人」「讨厌, 你又不是小孩子还想天天吸人家的乳汁。 」「小采,以后不用买牛奶,惠蓉要天天喂我们兄弟吸她的奶汁, 哈」「讨厌人家才没说呢,人家的奶子连老公都还没吸过, 你想吸以后再说吧」颜生也色急地剥光老婆的上衣短裙和胸罩, 令她全身只穿一件性感的小三角裤他坐在椅子上命惠蓉面对他跨坐在大腿上, 她雪白坚挺的乳峰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男人粗手爱抚 令她格外害羞与暗爽。 他的粗黑大手时而用力搓揉乳房,时而捏弄乳头, 令她乳头因亢奋而挺立口中嗯呀呻吟,害羞地看着颜生正在玩弄自己的乳峰。 「小美人,这样搓你的奶子爽不爽」「你的手好色, 摸得人家咪咪好用力喔!」「我是不是比你老公还会摸爽你的奶子啊小骚货。 」「讨厌,你的手比志仁还厉害,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 」看着老婆坚挺的嫩乳、粉红的乳头,颜生忍不住把嘴巴凑上去, 含住老婆挺起的乳头吸吮起来还发出「啧啧」的吸乳声, 嘴巴也因用力吸乳而凹陷。 「嗯啊哦你的嘴巴吸得人家乳头好用力,就快给你吸出奶汁来了」「奶子被我吸得爽不爽欠干的婊子, 以后我要你每天解开胸罩来喂我的流氓朋友吸奶 要是有一个流氓没吸到你的奶我就把你的事告诉志仁。 哈」「讨厌!别把人家的丑事告诉老公啦,以后人家再来喂你们兄弟吸奶嘛, 羞死人了」想不到颜生竟威胁老婆要她天天解开奶罩喂流氓吸奶 否则要将她丑事向我抖出真是色胆包天。 颜生的下体只穿子弹型内裤,正高高凸起,隔着老婆的小三角裤两人的性器正隔裤偷情, 大鸡巴不时爱抚磨弄老婆的小鸡迈令她水鸡更加淫痒, 蜜汁弄湿了三角裤。 「惠蓉,我的大懒教磨得你小水鸡爽不爽,你的鸡迈在流汤了, 是不是看到大鸡巴在思春发情」「胡说都是小采让人家看到你的坏东西, 令人家做梦都想被你棒棒插。 你的东西好粗好长,比志仁还大一倍,害人家看到照片, 内裤就湿了讨厌!」「那你想不想摸摸看有没有比你老公的粗」说着他已牵着老婆的手去摸他的大烂鸟 老婆害羞地摸了一下脸红心跳不已,心想小水鸡被大鸡巴塞满不知有多爽。 「好粗好长的棒棒,比人家老公的还色一万倍」「是不是比照片上的还粗还长有没有偷看我的鸡巴照片自慰」「讨厌, 人家只看过几次。 水鸡忍不住想被大鸡巴干,内裤上流汤而已。 」「快帮我搓硬大老二,等一下才能干爽你欠人操的鸡迈。 」「嗯啊你的手抱得好紧你的东西好坏磨得人家小穴又在痒了。 啊」「受不了就在我耳朵边叫春吧,欠干的母狗!三角裤都湿了, 是不是想和路边的公狗交配了」他边说边拍打着老婆雪白的臀肉。 老婆紧紧搂住客兄的脖子,在他耳畔嗯啊呻吟以助淫兴。 「你的手好粗鲁,打得人家屁股好用力哦,可是人家喜欢。 」「快说,你是发情的母狗,想被大公狗干得懒教和鸡迈分不开」老婆每次看到路边的母狗被公狗干得懒教鸡迈分不开, 三角裤就湿了更幻想自己如果是那只母狗,水鸡被大鸡巴干得分不开, 真是又羞又爽。 「讨厌,要人家说这么肉麻的话,颜生哥,你好坏」「快说!欠干的母狗, 等一下我才能干得你懒教水鸡分不开。 」为了满足客兄的淫兴,老婆也害羞地在他耳畔低吟!「嗯啊我说我说人家是发情的母狗, 想和哥哥交配嘛人家的鸡迈想被你的大懒教干得分不开。 羞死人了」想不到举止端庄的老婆在淫棍的调教下, 竟说出想被客兄像路旁野狗一样干得两人懒教鸡迈分不开。 听到此处,我的下体又吃醋地勃胀起来(三)此时客厅来了两个流氓, 想找小采杂交。 一个是我家邻居昆博,一个是强奸犯进兴。 颜生也抱起老婆走向客厅。 颜生: 「惠蓉,有两个勐男来了,我带你去接客了。 」惠蓉: 「讨厌不要出去啦, 外面有坏流氓」颜生: 「他们每个都身材魁武粗勇, 时常在强奸少女一定能把你的鸡迈干得爽歪歪, 以后还会常常找他们去开房间相干。 」昆博看到颜生抱着我老婆的娇躯出来,直盯着老婆雪白的胴体看, 不禁说: 「颜生想不到你老婆有月经,你马上弄到一个新的骚货, 还长得身材前凸后翘的看得我懒教已经硬起来了。 」颜生: 「她叫惠蓉,是小采的同学,常偷看我们杂交的照片自慰, 我就知道她像母猪发情水鸡欠男人干,所以把她拉进来让兄弟们爽一爽, 以后她和小采都让大家轮流干。 听说她有未婚夫,背着老公偷情,一定更刺激。 」进兴: 「小美人,干女人我最在行了, 讨客兄一定要找我你的老公如果不行,我可以天天帮他干得你鸡迈酥爽。 」惠蓉看到昆博只穿子弹内裤、胸前的龙凤刺青, 不禁小鹿乱撞;还有被通缉的强奸犯进兴常常强奸妇女, 令被奸淫的妇女又羞又爽还继续和他通奸,内心是又期待又怕受伤害。 惠蓉: 「我老公叫志仁,那方面还可以, 不需进兴哥你担心。 而且你是强奸犯, 人家好怕你」昆博: 「你老公就住在我家隔壁, 结婚后我们可以常常偷情好不好小骚货。 」老婆听说昆博就住在志仁家隔壁,以后这个粗壮流氓会不会在她寂寞难耐时去找她通奸, 令她期待不已。 惠蓉: 「讨厌,结婚以后你可不能白天趁志仁不在来找人家, 人家会害羞背着老公和流氓偷情。 」进兴: 「强奸女人我最行,昆博要去找她相干时别忘了我, 我会帮你推屁股干得她鸡迈更深。 」惠蓉: 「讨厌,进兴哥,人家才不要被你强奸。 你那么会强奸妇女,棒棒一定很粗长, 人家的小水鸡怕塞不下你的大鸡巴」进兴: 「我最喜欢强奸你这种小水鸡, 夹得懒教才爽水鸡汤才流得多。 放心,让我奸过的少女都会认我作客兄,你也不例外, 哈」此时颜生已把春药威而柔放入老婆饮料中 令她更加慾火焚身脸红心跳。 颜生: 「惠蓉,你的身材够性感,先跳个艳舞让兄弟开开胃。 」老婆本来害羞不肯,但在春药的催化下,自己婀娜的娇躯正给三个勐男视奸着, 春情似已勃发只好慢慢地在颜生面前搔首弄姿, 扭腰摆臀宛如思春的少女,有时爱抚酥胸,挤出诱人的乳沟, 玉手爱抚着大腿沟和三角裤好像水鸡欠干的寂寞少妇, 令三人看得目不转睛猪哥口水直流。 昆博: 「身材真好,看到你的艳舞,懒教就硬起来了。 」进兴: 「真是欠人干的荡妇,一次就讨三个客兄, 等一下我一定把你奸得爽死。 」颜生: 「快来坐在我大腿上,欠干的婊子!」老婆也害羞地跨坐在他粗黑的大腿上, 让敏感的私处隔着小内裤磨擦他的大腿不时发出鸡迈被搓爽的呻吟。 颜生: 「这样磨你的水鸡爽不爽小骚货, 你的奶子真大今天我要搓爽你的奶子,干破你的小水鸡。 」颜生看着老婆坚挺的乳峰,忍不住一手一个, 用力捏住把玩摸着她柔嫩滑熘的玉乳。 看着她呻吟欠干的骚样,颜生露出征服者的淫笑, 可是一旁的昆博看到老婆的骚样早已鸡巴怒胀。 昆博: 「快一点,小骚货,让我爽一爽。 」老婆也害羞地来到昆博面前挤弄乳沟, 脸红的说: 「昆博哥, 人家的乳沟痒痒的可不可以帮人家舔一舔」昆博见老婆如此风骚, 也忍不住用手捏住她一对玉乳舌头在她乳沟舔弄, 然后双手用力搓揉老婆的嫩乳再用口含住她粉红的乳头吸吮, 还发出「啧啧」的吸乳声。 惠蓉: 「昆博哥,你的手好坏,摸得人家咪咪好用力, 你的嘴好色吸得人家乳房好用力,快被你吸出奶汁了」接着老婆也在昆博头上摆动丰臀, 让穿着小三裤的私处在他面前摇摆诱惑。 昆博看着她粉红的小内裤在眼前晃动,还露出几根藏不住的阴毛, 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下体的阳具已被老婆诱惑得暴胀不已, 忍不住双手抱住她的臀肉用舌头吸舔着老婆半湿的三角裤, 老婆细嫩的阴阜被他粗粗的胡渣磨得又痒、又爽 淫汁正给他吸舔着。 惠蓉: 「昆博哥,你的胡子好粗,磨得人家妹妹好痒好痒, 你吸得妹妹又流汤了你好坏哦, 哥哥」昆博: 「这样吸你的水鸡爽不爽你的屁股真大, 摸起来真爽!」昆博一边吸吮着老婆泛漤的三角洲 一边用手揉捏她性感的臀肉时而用力拍打臀部, 发出「啪啪」的声响令老婆有被淫虐的快感。 惠蓉: 「讨厌,你的手打得屁屁好用力, 害人家好羞人家的水鸡汤又给你吸出来了啊」进兴已好几天没强奸妇女 看到老婆发情的骚样下体也渐勃胀,看到眼前这思春的少妇, 大鸡巴岂肯放过老婆欠干的鸡迈他也脱得只剩内裤。 进兴: 「昆博,你爽够了没我的烂鸟已经硬梆梆了, 想要马上干破这个查某的鸡迈了。 」此时老婆也看着心目中的大英雄,也是征服女人的高手--进兴, 想不到平时看到他强奸不少妇女的报道今天竟然自己要享受被他强奸的滋味, 不禁脸红心跳不已。 惠蓉: 「进兴哥,你很会强奸少女,可不可以用你的大鸡巴帮人家小穴止止痒小水鸡很仰慕你的大鸡巴」此时进兴已起身抱住老婆的娇躯, 全身搂住老婆柔嫩细白的肌肤令他舒爽不已, 想不到今天强奸到一个性感的少妇懒教也昂然挺力。 进兴: 「小骚货,被强暴犯抱得爽不爽我们来跳一段黏巴达, 让我这支女人的英雄--大鸡巴好好磨爽你欠人干的鸡迈!等一下再奸得你爽死!」说着进兴已搂住老婆雪白的娇躯, 双手抱紧老婆的臀部让自己高凸的阳具隔着三角裤磨弄她淫痒的私处, 两条黑白肉虫相搂 形成视觉强烈对比!惠蓉: 「啊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你的坏东西又撞到人家小鸡了, 小穴穴又被你磨出汁了讨厌色狼哥哥那么会挑逗女人, 坏死了」老婆被强奸犯搂住小水鸡正被他的大鸡巴四处磨蹭, 想到自己被强奸犯抱住又羞又爽,内心深处想被男人强奸的情慾正在萌芽, 只好羞得双手紧紧搂住他粗壮的背部一对嫩乳按摩着进兴刺青的胸膛, 小鸟依人般把头靠在他肩膀。 进兴: 「惠蓉,想不想被色狼强奸被我奸过的妇女, 每个都会背着老公再来找我偷情。 还有人老公精虫少,要我帮她老公干得她怀孕, 你老公若不能生我可以帮他干得你大肚子。 哈」老婆听到进兴说要帮老公干得她怀孕, 不禁害羞脸红: 「你好坏, 强奸人家老婆还要干得人家大肚子,被强奸犯干得怀孕, 羞死了人家才不要」老婆嘴上虽说不要,双手却搂得进兴更紧, 胸前的玉乳也更紧密地伏贴磨蹭他的胸膛臀部也欲拒还迎地摇摆, 让私处的阴部磨爽进兴的大鸡巴。 进兴: 「别害羞了,小骚货,被我这强奸女人的高手干过鸡迈后, 你会更喜欢让色狼强奸的我再介绍其他强暴犯去你家强奸你, 好不好保证你被色狼强奸得大肚子生下一个强暴犯的野种, 哈」老婆虽内心深处想被男人强奸但碍于礼教不敢表露, 今天被进兴一说顿时小鹿乱撞,还说要找色狼去家强奸得她大肚子, 令她又羞又暗爽。 惠蓉: 「你的东西好粗,磨得小穴好痒, 你好坏人家才不喜欢被色狼强奸呢!被男人强奸得怀孕, 羞死人了人家才不要」老婆娇嗔着,也撒娇地在进兴胸前轻拍着, 内心有无限的春思。 看着进兴紧紧搂住老婆的玉体,两人的性器隔着三角裤亲密接触, 颜生也担心让进兴抢头彩下体的鸡巴也怒胀不已, 急着要先插入老婆的处女穴。 颜生: 「进兴,她是我先搞定的,照理说要我来帮她开苞, 等我把她的水鸡撑开一点等一下再让你们俩的大鸡巴干她通宵。 」老婆见颜生吃醋,才依依不舍放开搂住进兴的手, 才一松手又投入另一个男人怀,颜生已色急的搂住她。 颜生: 「小美人,让我来打头阵,先把你小鸡撑开一点, 等一下昆博和进兴的大鸡巴干起来较顺畅今晚我们三人要轮奸你通宵, 好不好」惠蓉: 「讨厌 人家的处女穴怎么受得了你们几个流氓的轮奸」颜生: 「别羞了, 反正你老公懒教短、体力差不如让我们几个粗勇的流氓帮你老公尽一下房事义务, 只要你寂寞空虚时就来找我们几个勐男讨客兄, 顺便帮你老公干得你大肚子。 哈」惠蓉羞着说: 「不行啦,人家不能对不起老公」(四)此时颜生已抱起娇羞的老婆走进卧室, 老婆靠在他的怀春情正浓。 卧室内有一张大圆床,足供三名男女杂交,墙上有面大镜子, 周围还贴了不少勐男照片。 惠蓉: 「那面镜子好大, 人家会害羞」颜生: 「可以看到你被男人干爽的骚样, 还有v8可以拍下你被男人轮奸的a片可以让你老公边欣赏边打手枪。 哈」惠蓉: 「你好坏!别让人家老公看到啦, 人家会没脸见人」颜生: 「只要你随传随到 兄弟们哪个鸡巴想干你水鸡时乖乖来让兄弟干爽, 我就不给他看 否则哼」惠蓉: 「讨厌,你好坏, 威胁人家和你们在一起那个」想不到颜生竟然用偷拍方式要胁老婆 以后加入杂交的行列否则要公布她的奸情,真令人气炸!说着两人已互相搂住身躯, 两条黑白肉虫纠缠一起在床上磙动颜生先亲吻老婆的芳唇, 毛手在她雪白细致的肌肤爱抚着先摸上她高耸的乳峰, 时而用力搓揉乳房时而揉捏乳头,接着爱抚着她的大腿内侧, 然后隔着三角裤抚弄她的阴阜。 和颜生一番热吻后, 老婆不禁粉颊晕红: 「人家老公都没有你那么会亲, 人家好羞啊你的嘴好坏,吸得人家乳房好用力, 啊」颜生: 「好丰满的奶子吸起来真爽, 以后要常来喂兄弟们吸奶!」惠蓉: 「讨厌 那么大的人还要吸奶。 」老婆也用手抱着颜生的头来吸吮自己的乳头, 像是给小孩哺乳一样。 惠蓉: 「啊别吸了人家的奶汁都给你吸出来了, 羞死了」他的毛手也渐渐伸入老婆的三角裤内 先摸到她浓密的阴毛和肥美的阴阜敏感的三角洲被毛手摸到更加春情荡漾, 两腿害羞地夹住他的手。 颜生: 「这样摸你的水鸡爽不爽快说!欠人干的婊子!」惠蓉: 「啊这样摸得人家小鸡鸡好痒, 你的手好坏妹妹又在流汤了, 快帮人家止痒嘛颜生哥」颜生露出胜利者的淫笑说: 「快帮我的大懒教搓硬, 等一下才能干破你的欠人干的鸡迈小骚货」老婆忍不住肉穴的淫痒 也慢慢抛开羞耻伸手去爱抚颜生的大肉棒。 颜生: 「把我的内裤脱掉,好好摸爽我的老二, 等一下它才能干破你的小鸡迈。 」老婆害羞地脱下他的内裤,露出一根二十公分又粗又长的大肉棒。 惠蓉: 「好大好可怕比照片上的还可怕」颜生: 「等一下干进你的小鸡迈内, 你会爱死它快帮我吹喇叭。 」老婆已和他成69的姿势,互相吸舔对方的性器, 她的小口正含着粗黑的大肉棒来回吸吮玉手爱抚他的大睾丸, 然后含住他的两颗大懒葩吸舔 也令颜生淫兴大发: 「哦真爽你真会吸烂鸟我的懒葩大不大」惠蓉: 「讨厌, 你的蛋蛋好大 你吸得人家妹妹又在痒了」颜生: 「被我干得大肚子好不好小美人。 」惠蓉: 「你好坏,还要把人家干得怀孕, 害志仁戴绿帽。 」颜生: 「参加杂交的女人都要被我们奸出杂种, 你也不例外。 」此时颜生已脱下她湿润的三角裤,开始搓揉她敏感的阴蒂, 令她穴内更加淫痒娇喘不已。 惠蓉: 「啊,颜生哥,你在摸人家哪里人家好痒, 好想好想被你那个。 」颜生: 「这是女人的阴蒂,摸得你爽不爽每个流氓都很会搓爽女人阴蒂, 以后每个流氓都会搓得你水鸡痒痒欠干。 」惠蓉: 「啊别再摸了人家会受不了颜生哥」颜生: 「快说.你的鸡迈欠我干, 你的水鸡想被流氓操。 」惠蓉: 「啊别再摸了人家要嘛好好我说我说人家的鸡迈欠你干, 人家的水鸡想被流氓操羞死人了」颜生听到老婆助兴的淫词 肉棒也暴胀充血想要干老婆水鸡而兴奋抖动。 此时他已把老婆娇躯放平,把大龟头顶在她阴阜上, 不急着插入只是来回搓弄阴蒂,令她更淫痒不已, 双腿欠干地抖动。 惠蓉: 「啊别再磨人家的豆豆了人家面好痒, 好哥哥 快插进来嘛人家妹妹要你的坏东西进来嘛」颜生: 「你老公有插进去过吗好像很紧。 」惠蓉: 「人家不让他婚前插进去,想不到今天被你这坏哥哥先插进去, 羞死人了。 」颜生: 「你是要保留处女穴让我开苞的, 是不是」惠蓉: 「都是你的坏东西的照片 害人家看了心就小鹿乱撞想把第一次给它」想不到老婆婚前一直不让我插入, 是要保留处女穴让大鸡巴开苞真是令我 老二气得充血。 (五)当颜生把大龟头顶在老婆的阴蒂上磨弄, 也令她肉穴更加淫痒两腿不禁伸缩抖动,口中喃喃呻吟。 惠蓉: 「颜生哥,别再磨了,人家要嘛人家面好痒」颜生的肉棒在她阴道口也跃跃欲试, 大龟头怒胀充血准备狠狠干破处女穴而抖动着。 颜生: 「快说,你的水鸡欠我干,你想被我干破鸡迈, 我就干你欠干的婊子!」惠蓉因肉穴淫痒,早已春情荡漾, 只好不顾羞耻的说出淫话助兴。 「讨厌,又要说这些肉麻的话,啊别再磨了人家说嘛人家的水鸡欠你干, 人家想被你干破鸡迈羞死人了」说完了荤话, 老婆毕竟是女孩子早已满脸晕红不已。 等待被猪哥打种的骚样,也令颜生雄性大发, 懒教勃起挺力准备帮这只发情的母猪打种。 颜生: 「好,既然你这只母猪发情欠干, 我这大猪哥就好好替你打种干死你。 」说完他那支粗长黝黑的大阳具已经「滋」一声插入老婆的处女穴奸弄, 窄小的阴道被大阴茎插入 也令她大叫: 「啊好粗好长人家的小鸡快被你干破了」颜生: 「好紧的水鸡, 果然是处女刚开始有点痛,等我干破你的处女膜就不痛了, 等一下水鸡会越来越爽」说完颜生的屁股再往下一沈 大鸡巴深深插入老婆的水鸡深处也干破了她的处女膜。 颜生: 「干死你,欠干的女人,处女膜我替你老公干破了, 你爽不爽」老婆想不到自己的处女没留给老公 竟然给流氓狠狠干破不禁又羞又爽。 惠蓉: 「啊慢一点颜生哥,想不到是你这坏哥哥帮人家妹妹开苞, 而不是人家的老公羞死人了」颜生的大肉棒许久没干过这么紧缩的处女穴, 也展现出大鸡巴的威力轻重有序地在她欠干的肉穴内抽插。 老婆的阴道渐渐接纳这只流氓的大鸡巴,疼痛感渐消失, 肉穴被插的爽头正来临蜜汁也偷偷分泌,好为大鸡巴的来回奸插作润滑, 令她被奸得越来越爽。 颜生: 「这样干你爽不爽你的水鸡汤真多, 我越干它越流 干死你」惠蓉: 「啊你的东西好粗好长每一下都干到人家的痒处, 啊你的技巧好厉害人家又在流汤了好羞 和流氓哥哥交配还一直流汤」颜生: 「我的鸡巴干得你爽不爽有没有比你老公长比较喜欢谁的鸡巴干你的鸡迈」惠蓉: 「啊这下干得好深这下干到水鸡底了你的东西比我老公的还色还长, 人家比较喜欢让你干鸡迈妹妹羞死了啦!」颜生: 「你看我的鸡巴照片 是不是就想亲身被我的大鸡巴干破水鸡」惠蓉: 「讨厌 都是你的坏棒棒又粗又长让人家看得小鹿乱撞, 作梦三角裤就湿了」颜生: 「小美人今天就让你好好尝一尝大鸡巴的滋味, 多拍些照片给你回家看小穴被懒教塞爆的镜头。 」此时昆博也进房来帮这对奸夫淫妇拍照。 昆博: 「小美人,露出你最淫荡的骚样, 两腿夹紧男人的屁股我拍些你水鸡被干爆的照片, 让你回家边看边自慰忍不住再来找我讨客兄。 哈」惠蓉见到昆博进来要帮他们拍照,羞得不敢看他, 两腿害羞地勾住颜生的臀部下面的水鸡洞正被大鸡巴塞得满满, 一丝空隙也没有还不断随着两人性器的活塞运动而渗出淫液。 颜生: 「这种姿势干你爽不爽欠干的骚货。 」惠蓉: 「人家的腿勾住你的下面, 好难为情啊啊这下插得好深、好重昆博哥你别一直看人家的下面嘛好羞啊」昆博: 「被男人干爽不爽小骚货, 两腿还夹得客兄这么紧 哈」惠蓉: 「你好坏, 昆博哥还笑人家和男人偷情不理你了。 」把老婆压着干穴一会后,颜生已把她的娇躯抱起, 两人面对着面抱着相干老婆只好害羞地搂紧他粗壮的身体, 不敢看颜生奸淫妇女的淫笑。 颜生则双手搂着她丰满雪白的美臀,让她紧密的肉穴来回套弄大鸡巴, 见老婆一副欠男人干的骚样更令他看着老婆的小水鸡来回套入大鸡巴的画面淫笑。 颜生: 「快看你的小水鸡正在吃我的大鸡巴, 还一直流口水呢 哈」惠蓉: 「人家现在被你抱起来面对面做爱, 真难为情人家才不敢看呢, 羞死了」颜生: 「这种抱着相干的姿势最适合你这偷情的妇女, 背着老公和客兄搂着相干还能看到鸡迈被客兄懒教出出入入的镜头, 保证又羞又爽哈」老婆在颜生调情下,忍不住偷偷看了一下, 看到自己雪白两腿勾住他的粗黑下体中间的小水鸡正一口一口吃着他粗长的大肉棒, 羞得脸红暗爽。 颜生: 「你老公的身材如何有没有我这么粗壮」惠蓉: 「人家老公比你矮小, 没有你那么色抱得人家下面好紧,搂得人家屁屁好用力你好坏大色狼。 」颜生: 「这叫做『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男人要够色女人才会讨客兄, 哈」惠蓉: 「讨厌, 你又笑人家背着老公讨客兄」在颜生强有力的双手搂住她的娇躯下 还有他粗长的阳具无痒不插的奸干加上他调情的淫词粗话催化, 也令老婆尽情享受偷情的快感双手紧紧搂住奸夫的身体, 在他耳畔「嗯嗯呀呀」叫床助兴。 昆博: 「惠蓉, 被这个客兄搂着干爽不爽」惠蓉: 「昆博哥, 你好坏还笑人家, 和他抱在一起交配好羞」颜生: 「惠蓉, 我再教你一种新的姿势保证你被干得更爽更刺激!」说着颜生已双手抱起老婆一双粉腿, 令她全身腾空给他抱起来边走边干。 颜生: 「抱我紧一点,我们来边走边干逛大街。 」惠蓉: 「羞死了,抱起人家来相干」由于老婆的娇躯苗条玲珑, 让他高壮魁武的身材抱起来边走边干更令他有征服女人的快感, 看着娇羞的老婆淫笑着。 颜生: 「被男人抱起来干爽不爽欠干的女人!」老婆全身被壮汉抱起来交合, 害羞地靠在他胸膛想不到在a片中才有的相干姿势, 今天她就和流氓亲身体验了。 惠蓉: 「人家被你抱起来相干,好难为情的姿势。 小冤家,你好坏, 这么会作弄女人」颜生: 「你老公一定不会抱你起来边走边干, 如果他办不到你再来找我抱你起来边走边干逛大街, 把你的水鸡汤干到哪滴到哪哈」老婆想着我身材矮小, 可能无法抱她起来边走边干不禁黯然,又听到颜生说要常常替我抱她起来边走边干, 不禁害羞暗爽起来惠蓉: 「你好坏明知道志仁抱不动人家, 还要替他抱人家起来边走边干还要把人家干得水鸡汤走到哪滴到哪, 羞死了」颜生抱着老婆性感的玉体边走路边干她小鸡 老婆的肉穴也不断被鸡巴奸得流汤淫水从两人性器交合处汨汨渗出, 流到颜生的大懒葩上再顺着他的股沟大腿流下来, 床上和地板都是老婆被奸出的淫汁。 颜生: 「你看,地上都是你被我干出来的水鸡汤, 真是欠人干的鸡迈我们出去演a片给别人看。 」惠蓉: 「不要啦!外面有强奸犯进兴, 人家会怕」颜生: 「别假了听说你看到强暴片内裤就湿了, 很想被男人强奸吧」当老婆被他抱起来走到客听时 强暴犯进兴早已虎视耽耽直看着老婆玲珑白皙的肌肤垂涎着。 看着老婆雪白的玉体被颜生粗黑的身体抱起, 形成视觉强烈的对比还有老婆娇羞欠干地靠在他胸前, 一副欠干的骚样正刺激着进兴原始的兽性,懒鸟也渐渐硬了起来。 颜生: 「进兴,这个女人最崇拜你,她很想被你强奸, 哈」惠蓉: 「进兴哥别听他胡说,人家才没有」看着进兴粗壮的体魄, 还有下体饱满的阳具把子弹内裤顶得鼓起,想必这妇女同胞的恩物, 令很多女人臣服在他雄伟的胯下不禁春情荡漾着。 进兴: 「你很想被我强暴吧我会好好地把你奸得爽死, 让你喜欢被男人强暴。 哈」听着进兴看透她想被强奸的心事,老婆更害羞脸红, 不敢看心目中的色魔。 昆博: 「惠蓉,我们住很近,以后我会趁你老公不在时, 常常去你家抱你起来边走边干。 」惠蓉: 「昆博哥,你好坏, 人家不用你来抱」小采: 「惠蓉, 我老公的东西有没有比志仁粗长被强壮的男人抱起来干爽不爽」惠蓉: 「他的东西比志仁还粗还长 每一下都弄得人家好爽 真羡慕你有个勇勐的老公!」小采: 「放心, 小荡妇以后这些猪哥会轮流去你家,帮你老公尽一尽房事义务, 你只要老公不在时双脚张开鸡迈就会让他们的大鸡巴干得爽歪歪了。 」惠蓉: 「小采,人家结婚后要当良家妇女, 才不要和流氓哥哥偷情呢!」老婆心想着结婚后要背着老公和流氓通奸 水鸡内的痒处要让客兄轮流的干爽内心又期待又害羞, 双手再次紧紧搂住颜生。 (六)颜生抱着老婆干穴一会后,体力有些不济, 进兴和昆博也趁机占老婆便宜两人合力抱起老婆的娇躯, 让惠蓉双手搂住两人的脖子双腿被两人张开, 露出她欠干的嫩穴上面还流着水鸡汤,好像在向大鸡巴招手, 颜生看着老婆中门大开正是春光无限,懒教又硬了起来。 惠蓉: 「人家给你们两个抱起来的姿势好丢脸」进兴: 「你的皮肤真白真嫩, 抱起来真爽。 」昆博: 「你的水鸡真紧,等一下我的烂鸟插进去一定很爽。 」颜生: 「辛苦两位了,我要把她水鸡干得爽死。 」说着颜生已挺起大鸡巴走向老婆的三角洲, 然后把鸡巴顶在她的洞口屁股向前一顶,大鸡巴「滋」一声再次插入老婆水鸡内奸弄。 颜生: 「被两个流氓抱起来干你水鸡爽不爽有没有被强奸的快感」惠蓉: 「讨厌, 人家全身让两个坏男人抱住下面还有坏哥哥在插人家的小鸡, 真羞死人家啊」进兴: 「惠蓉你的水鸡真小, 夹得烂鸟好紧我最喜欢强奸你这种小水鸡了。 」昆博: 「颜生,看到你的烂鸟出出入入, 我的烂鸟也硬梆梆了。 」老婆: 「你们三个坏哥哥不要一直看人家的下面嘛, 人家好羞」老婆全身肌肤和三个壮汉紧密接触 玉体被进兴和昆博抱起两人的毛手不时爱抚她的丰臀, 两眼直看着老婆中间的嫩穴正在吞吐大鸡巴水鸡内的痒处正让颜生抽干得酥爽, 耳边听着三个男人的粗话闻着三个男人的汗臭味, 反而令她有被奸淫性虐的快感。 小采: 「惠蓉,有三个男人一起和你玩, 爽不爽」惠蓉: 「小采人家好羞,和三个男人一起相干他们还一直看人家的下面正被你老公插入」抱起老婆让颜生干穴后, 颜生也平躺下来中间的大鸡巴依然挺立着。 他命老婆跨坐在他下体,想以男下女上的姿势来干她肉穴, 既省力气又能腾出手来摸爽她丰满的奶子。 颜生: 「小美人,用手握住我的懒教,对准你的鸡迈用力坐下去, 包你被干得爽死欠干的女人。 」老婆也害羞地握住他坚挺的鸡巴,顶在自己的阴道口, 然后臀部向下一沈大鸡巴再次插入她欠干的鸡迈抽干。 惠蓉: 「啊好粗好长插得人家水鸡好深人家在上面, 好不习惯」颜生: 「别歹势干得爽就好, 快扭一扭屁股欠干的婊子,这对奶子不没让男人摸太可惜了, 哥哥把你的奶子摸爽。 」老婆的身材曲缐玲珑,坐在颜生的身上扭腰摆臀, 好让水鸡内每个痒处都让大龟头干爽胸前晃动的双乳也让颜生两手掌握, 时而用力挤弄时而技巧地搓揉,下体的肉穴也上下地套入大鸡巴, 还发出「啪啪」的性器交合声颜生为了干得她水鸡更深入, 有时也趁着她向下坐时狠狠地把鸡巴向上顶入她的水鸡深处, 令她的鸡迈被干得又深又爽。 颜生: 「干死你, 这下有没有干到水鸡底」惠蓉: 「啊你好坏这下插得好深啊坏哥哥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啊这下插到人家水鸡底了」颜生: 「欠干的查某, 干死你要讨客兄我就干破你的鸡迈。 快扭一扭腰。 老婆也使尽风骚扭腰摆臀,收缩阴道夹爽颜生的大肉棒, 让颜生又省力又被她服侍得很舒爽。 」颜生: 「你的腰力真好,扭得我鸡巴好爽, 鸡迈真有弹性还夹住我的龟头亲嘴,真是欠人干的骚穴。 」老婆害羞得趴在颜生的胸膛,双乳在他的胸膛磨蹭, 颜生双手也紧紧抱住她的两瓣臀肉时而用力搓揉。 时而用力拍打,还发出「啪啪」的声响,令她有被性虐的快感。 颜生: 「讨客兄的查某,该打屁股, 客兄的懒教干得你鸡迈爽不爽」惠蓉: 「坏哥哥, 你打得人家屁屁好用力。 人家好羞你好坏哦」颜生: 「别叫坏哥哥, 要叫我老公。 」惠蓉: 「讨厌,人家不敢叫坏哥哥」说着颜生已抱紧她的臀肉, 让大阳具更深得插入她穴心奸弄也令她呻吟求饶。 惠蓉: 「啊这样干得太深了,这下插到子宫口了啊我说我 说, 好老公你干得好用力水鸡妹妹被你干得好舒服颜生老公大老公」颜生听到老婆叫他这客兄作老公, 也有了征服女人的快感。 老婆则因叫姘夫作老公,羞得无地自容而脸红不已。 颜生: 「惠蓉已经叫我作大老公了,以后我就是她床上的大老公, 进兴是二老公昆博是小老公。 」昆博: 「真是欠干的查某,第一次讨客兄就叫老公了, 听得我懒教又硬了快帮我吹喇叭,欠人干的婊子!」此时颜生已经让老婆坐起, 昆博只穿着内裤来到她面前要她脱下内裤吹喇叭。 昆博: 「把我的内裤脱掉,好好把我的懒教吸硬, 欠干的查某。 」老婆只得害羞地脱下眼前这大流氓的内裤, 露出一根粗黑丑陋的大阳具然后用手握住阴茎, 小口渐渐含住他的大龟头开始用嘴吸舔着大鸡巴, 不时发出「啧啧」的吸吮声。 昆博: 「哦好爽你真会吸男人的鸡巴把我的懒葩舔一舔对好爽」老婆也边吸舔着他的两个大懒葩, 边露出饥渴的表情看着昆博昆博也用手抱住老婆的头来吸爽自己的下体。 就在老婆帮昆博吸吮阳具时,我刚好打电话去找老婆。 小彩接起电话。 小彩: 「喂请问找谁」我说: 「我是惠蓉的老公志仁, 惠蓉在你家吗」小彩一时惊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半晌才说: 「惠蓉在我家可是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我说: 「为什么不能接电话,她在吃东西吗」小彩只好把无缐电话交给颜生。 颜生: 「志仁啊,恭喜你娶到一个水某, 看到她的胸部丰满屁股又翘腰又细,我一看到她, 懒鸟就硬起来了 以后你会很幸福哦!」我说: 「谢谢你的夸奖, 她嘴巴有东西吗为何不能接电话」颜生: 「她现在含着昆博送她吃的小黄瓜 又粗又长她吃得津津有味嘴巴被昆博的东西塞得满满的不能讲电话。 」老婆听了颜生的双关语吓出冷汗,示意他别乱说。 我则听到男人的喘气声和老婆吸吮的酥酥声。 我说: 「看来昆博的小黄瓜很好吃,她都吃出声音了, 颜生你在做什么怎么那么喘呢听说你们有和女人杂交 可不要把我老婆『冲』下去。 」颜生: 「不会啦,我现在帮你老婆按摩鸡肉, 让她身材更好胸部更丰满,腰更细,水鸡夹得更紧, 以后你就更性福了。 」我说: 「干爽女人的技巧,你们较内行, 就辛苦你们了。 」颜生: 「我这师父来冲的,你老婆正被我冲得爽歪歪, 冲得她唉唉叫像在叫床哈」说着他也用力把鸡巴向上顶入老婆肉穴, 发出「滋滋」的淫水声还有老婆忍不住「嗯呀」的叫春。 颜生: 「你有没有听到她被我冲得有多爽唉唉叫, 像被男人干的叫床声 哈」我说: 「怎么有水鸡被干得出汁的声音」颜生: 「那是我在按摩她屁股的声音, 水鸡肉有些紧我顺便按摩她大腿附近,可能她的水鸡在痒欠人干才流汤了。 不信你问她。 」老婆放开口中的鸡巴,怯怯地拿起话筒。 惠蓉: 「志仁,颜生哥只是帮我按摩而已, 没有强奸人家只是他的技术太好,弄得人家太舒服才叫出来的, 下面有些痒痒的才流出来那个」说着颜生再次向上顶入鸡巴 令她忍不住「嗯嗯呀呀」的呻吟。 我说: 「你被他弄得很舒服吧好像被他干得叫春, 真难听。 」惠蓉: 「志仁,你别乱说,嗯嗯呀呀他的技术太好, 每一下都摸到人家的痒处人家才叫出来的。 」昆博不甘鸡巴被老婆冷落,也色急地强下话筒, 大鸡巴再次塞入她的小口。 昆博: 「志仁,恭喜你娶到这么性感的老婆, 她很喜欢我的小黄瓜吃得酥酥叫像在吸懒教, 哈以后她很会吹喇叭。 」我说: 「谢谢你喂她吃小黄瓜,声音好难听, 好像在吸你的懒教。 」昆博: 「别客气老邻居,以后我会常常去喂你老婆吃小黄瓜, 女人的上口和下口都要喂饱下口要你好好用家伙喂饱她, 不然会去讨客兄。 」我说: 「那就麻烦你好好喂她上口,下口我会喂饱她。 」昆博: 「放心,她含着我的东西又吸又舔, 以后我会让她含我的东西含得很爽下面的嘴巴如果她胃口太大, 你喂不饱这个欠干的水鸡我的家司头也很粗可以帮你干爽她的鸡迈, 免得她去讨客兄 哈」我说: 「你真爱说笑, 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昆博: 「放心啦,我们会把你老婆冲得爽歪歪, 不会把我们的大懒教插进她欠人干的鸡迈啦。 」。

上一篇:老婆带我去叫鸡 下一篇:挑逗后庭花